飘天中文网 > 吃瓜!穿成保姆后靠读心术赚翻了 > 第144章 “你是谁?怎么在这?”

第144章 “你是谁?怎么在这?”

飘天中文网 www.piaotian.mx,最快更新吃瓜!穿成保姆后靠读心术赚翻了 !

    许臻臻立马转身,就看到男人的家门已经开锁,但刚刚还站着的男人却已经倒在了地上。

    许臻臻立马快速的走过去,伸出颤抖的手叹了叹他的鼻息。

    呼!!!还好,还好,还有呼吸!!!

    还没死!!!

    她轻轻的摇了摇男人,却发现这人怎么都叫不醒。

    手不小心碰到他的脖子,顿时停住了。

    她内心一震。

    怎么这么烫?!!!

    她赶紧一手拉起他的手,一手抱着他的腰,勉强将男人拉起来。

    奈何男女体力悬殊,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弄得自己气喘吁吁,还是没能拉起来。

    她站起身,叉着腰,气喘吁吁的看着仍然倒在地上的男人。

    “对不住了!!!”

    她开口先道歉。

    下一秒,许臻臻拉着男人的手,像是拉着一个麻袋一样,将男人直接拖了进去。

    然后用了吃奶的力气将男人拖放到了沙发上躺着。

    许臻臻 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累过。

    她刚喘完一口气,就听到一阵电话铃声。

    许臻臻循着声音走去,发现是这个男人的电话响了。

    不过……这位置?!

    许臻臻觉得还是人命要紧,二话不说,将手伸进男人的西装裤的口袋,掏出他的手机。

    接通。

    “……”

    客厅中,许臻臻乖乖巧巧的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还有刚刚和他一起过来,在客厅帮男人打针的私人医生。

    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玄幻过。

    我的老天爷啊!!!

    谁来告诉她,怎么这个男人长得和许特助一毛一样!!!!

    “许小姐是吧。”

    许臻臻点了点头。

    “真的很感谢你刚刚救了我们傅总,要不是你可能今晚我们傅总今晚就要在门外睡一夜,他刚刚出院不久,很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

    “我是我们傅总的助理许特助。”

    “为了感谢你,后面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帮忙。”许特助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许臻臻:???

    许臻臻:?!!!

    等等!!!!

    许臻臻眼睛一下就瞪大的看向许特助:“等等!!你说……他姓傅?”

    许特助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看着她点了点头:‘嗯。’

    “那他名字是什么?”

    许臻臻心脏怦怦直跳,油然而生一股期待感。

    “傅斯言,我们傅总的名字。”

    许臻臻这下子真的懵了。

    有一种自己好像还没有回归真实世界的错觉。

    她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于是她起身,呆呆的:“那我先告辞了,好好照顾你们傅总。”

    说完,呆呆的往前走,就在经过沙发的时候,手却被一股力量拉住。

    许臻臻:?!?!?!

    她迟缓的低头,仿佛是一个脑袋额生锈的机器人。

    她的手,此时此刻正在被这个叫傅斯言的男人紧紧的抓住。

    许特助看着眼前这一幕,面上虽然还保持着作为特助的冷酷,其实内心已经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

    这……什么情况?!

    他突然想起,前几天自家boSS从医院醒来的反常行为。

    突然就懂了。

    许特助看着两人紧紧拉住的手,笑的一脸的意味深藏。

    许臻臻看着医生和许特助脸上的表情,赶紧想把男人的手给掰走。

    可惜————就是掰不走。

    许臻臻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竟然冒出了一个不道德的想法,这人不会是故意的吧。

    可是下一秒又否认,他都病成这样了,大概也不能作假。

    许臻臻视线投向站在一旁的许特助,眼里都是请求:“许特助,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快过来把我俩分开。”

    许特助看着两人紧紧握住的手,捂着嘴巴偷笑:“这个,许小姐,恐怕我也无能为力。”

    “我们傅总今晚就拜托你了,你就当可怜一个病号,后面傅总醒来后会给你丰厚的补偿的。”

    许特助看向医生一眼,医生立马心领神会,一一将药物的服用和注意事项全部说给她听。

    “————啪嗒!”

    门口传出清脆的关门声。

    许臻臻叹了口气,在这人旁边坐下。

    事情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发展成了这样?!

    她尝试将两人的手给分开,但还是无果,这男人到底是梦到了什么?

    难道有人在梦里把他的宝物给抢走,抓得这么紧这么牢。

    害得她手心都出了一股汗。

    她看向男人。

    许特助在离开前,贴心的只留下了一盏昏黄的落地灯。

    灯光下,因为药效发作,男人脸上都是汗水,脸色坨红。

    许臻臻拿起桌上干净的毛巾,一点一点的擦干他脸上的汗渍。

    她坐在一旁,看见他眉头不自觉的皱在一起,忍不住伸出手将它抚平。

    手指却没移开,忍不住从他的眉、他的眼、他高挺流畅的鼻梁划过,然后停在他因为发烧而显得有些红的嘴唇上。

    脑海里那些被她刻意不记起的记忆统统在现在重现。

    寂静的客厅内,男人因为不舒服发出呓语,将许臻臻完全唤醒过来。

    她猛地回神,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赶紧收回手。

    “许臻臻,臻臻……”

    男人无意识的呓语在这寂静的空间内回响。

    许臻臻惊颤得头皮发麻,瞪大着双眼,一脸震惊的看向脸色潮红的男人。

    ——————

    第二天,傅斯言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条扔在陆地上被暴晒的鱼。

    “水……水……水”

    他下意识的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难听得要死。

    嘴唇上突然出现了一根吸管。

    “诺,水。”

    傅斯言抬眼,许臻臻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眼里一片震惊,但很快便被他掩在眼底。

    “你……”

    他张开嘴,刚想询问。

    嘴巴就猝不及防塞进吸管。

    傅斯言:?!??

    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子明目张胆的对待。

    “不是要喝水吗?喝吧。”

    傅斯言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他竟然下意识的乖乖的含着吸管喝水。

    许臻臻看着听话的男人,内心竟然有些小骄傲。

    傅斯言看着眼前笑得明媚的女人,不自觉的坐起身,直接接过水杯,将吸管抽出来,将水一饮而尽。

    “你是谁?怎么在这?”傅斯言开口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