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中文网 > 三垢 > 第88章 黑佛手

第88章 黑佛手

作者:蛋白质泥土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中文网 www.piaotian.mx,最快更新三垢 !

    “我这是怎么了?“紫兰刚睁开双眼就发现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看,目光投来的方向正是自己的斜上方的桌台上,一对情侣正相拥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二人笑的前仰后合的。

    眼前对情侣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还针锋相对的骨冬冬和东三,看到紫兰终于醒了过来,二人这才收敛住笑容,齐齐朝紫兰看来。

    对于紫兰其实已经死过一次的事情,东三与骨冬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口不谈,反正有了仙人耳后,紫兰现在也算是真正活过来了,那也没必要旧事重提了,没必要。

    紫兰不过是个普通女子,不会知道这件事太多,问了也是没有用的。

    只是眼前这两人什么时候关系这般要好了,看着眼前这对亲密无间的人,紫兰觉得一阵迷茫,甚至有些陌生,自己在昏迷前分明还记得主人差一点就要杀死骨冬冬姑娘了。

    可现在二人这样亲密无间的样子,尤其是当紫兰看到骨姑娘的手极其自然的搭在主人掌心的时候,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出幻觉了。

    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紫兰不知道的是,在她昏迷的这段时候自己的主人和骨冬冬不仅结了个大婚,甚至连洞房都行完了。

    如果此时紫兰知道这些,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紫兰也不想再细想,既然二人都没事就好,和睦相处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只要是主人愿意的事情,自己管这么多干什么。

    紫兰刚想坐起身来,却感觉腰间传来一阵剧痛,东三先前那一脚力度可不算小,虽然已经留了八分力气,但对于紫兰姑娘这么一个弱女子而言还是有些难以招架。

    东三看到地上的紫兰姑娘捂着腰满脸痛苦的样子,有些心虚的递上去一片腊肉干,好减轻一点自己内心的愧疚感。

    全然没注意到一旁在偷笑的骨冬冬。

    “先吃点吧,一会我们还得去艮玉寺。“东三已经将自己要去艮玉寺取药的事情告诉了骨冬冬。

    艮玉寺正是今日所需灵药中最后一味药,黑佛手的所在地。距离这处菜市口并不远,那寺庙就建在最繁华的那片街道上,这就是正所谓大隐隐于市吧。

    “艮玉寺?那不是求子的寺庙吗?“紫兰微微一愣,看着眼前二位金童玉女,难道,难道主人和骨小姐已经进步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才第一天呀,就去求子?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莫不是主人他,不行吧?

    想到这里,紫兰抬头细眉轻轻上挑,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眼东三,看得东三浑身不自在。

    东三也感受到了紫兰的奇怪目光,一阵无语从内心泛起,这姑娘平时都在想些什么呀,肯定是误会些什么。

    “求子?那我可得好好去拜拜!“一听到求子二字,骨冬冬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来了劲。

    “你拜个什么求子,净添乱。“你这小魔女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会贴在男人身上相夫教子的世俗女人。谁家婆婆要是敢叫你一定要生个儿子 ,不然就甩脸色,第一个跳起来打人的就是你骨冬冬。

    不过,你也没婆婆。生儿育女这种事,东三我还没有想过这么远,那种事情仿佛不属于自己人生一部分一样,东三从未想过自己会有成家的一天。

    “怎么不能拜,万一某人将来不中用呢,先拜拜。“骨冬冬一边说着一边不怀好意的用眼光瞥了瞥东三的某处,浮夸的动作故意做给东三看,这是存了心要皮一下。

    还不等东三反应过来小魔女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旁的紫兰先一个没忍住笑了出声。她知道骨姑娘这是故意要气一气自己的主人。

    不过紫兰也很好奇,这二人究竟是怎么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发展到如此地步了,居然连生孩子都开始考虑上了。

    “去去,别添乱。“过了好半天东三才反应过来骨冬冬嘴里的那句不行是什么意思,一脸黑线。只能敦促着二位姑奶奶赶紧吃饱喝足赶路了。

    虽然艮玉寺距离这里并不远,但还是早点赶过去好,万一又遇上像这家铺子一样难缠的人又要花费不少功夫。

    “等一下!“

    三人临走前,东三突然拉住了骨冬冬的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给骨冬冬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来一张精致的小脸,将原先大片暴露在外的一双白玉大腿以及胸口那一片全部遮盖的严严实实。

    骨冬冬娇小的身躯在东三宽大的衣袍下更显得玲珑可爱了几分。

    没想到主人还有这份细心,还怕骨小姐冻着,也是,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雪呢,骨小姐穿的这么单薄肯定是要冻着了。

    东三此时在想什么只有骨冬冬知道,眼前这男人才不怕自己冻着,他们这种做阴差的要是能被区区寒风冻感冒了那才叫真的笑掉大牙了。

    这道貌岸然的色胚子不就是担心自己穿的太露了,让别的人看了去,心里不舒坦。男人该死的占有欲。不过,骨冬冬我领这个情,这不也说明对方至少还是挺在乎自己的,不是吗?

    等到二人走出甬道来到屋外头的时候,正是日头升的最高的时候,但空气中依然带着冷冽,冻的紫兰打了个寒战。

    外面的菜市口依旧是车水马龙的样子,东三走到屋外,等骨冬冬和紫兰完全走出房间后从袖间掏出一张黄纸小人儿,丢向昏暗的房间内,紧忙将房门紧闭,贴上一封白色的布条。

    在那黄纸小人被丢入黑暗中后不到片刻钟,就从屋内传出来一阵若隐若无的低吼声。

    听到从屋内传来的声音,紫兰和骨冬冬纷纷侧目看向东三。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骨冬冬一脸充满好奇的伸出手来想要凑近些听的更真切些,被东三紧忙拦住。

    “这是能要人命的东西,别乱碰!“

    看到东三一脸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骨冬冬立马识趣的乖乖收回手来,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样子缩在紫兰姑娘身后。

    看到骨冬冬这副反应,东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声音有些大了,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多说,只是柔和的看向那缩在人身后的小魔女,轻声了说了句没事,我们走吧。

    他也是心急,担心骨冬冬不听自己劝真的摸上去那扇门,那是自己刚布下的凶阵,触之即死。这也是害怕那里面的宝贝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被别人偷走这才设下的凶阵。

    毕竟小魔女那个性格东三还是有些吃不准的,所以才会这般着急大声呵斥。只是没想到那小魔女居然会这么乖乖听自己的话,早知如此自己就该小点声,再温柔些了。

    好在去艮玉寺的路上,小魔女在吃了几串东三买给她的糖葫芦后,就立马将刚才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

    这些糖葫芦还是骨冬冬吵着让东三买的,说是要给东三看什么东西,本来东三还不信邪,不过一想起刚才自己大声凶过人,心里有愧疚,还是买给了骨冬冬几串糖葫芦。

    就在东三准备掏出铜钱给卖糖葫芦的小贩时,骨冬冬立马拉住了东三掏钱的手,朝着东三使了个眼色。

    东三开始还不明白骨冬冬的意思,还以为骨冬冬吃个糖葫芦都想着吃霸王餐。

    却不料,骨冬冬还真是来吃霸王餐的,只见她摊开掌心处的三枚石子,对着小贩爽朗的喊了句,呐,给你三枚铜钱。

    居然想用石子当铜钱用,这霸王餐吃的也太霸王了吧,人家小摊贩又不是瞎子,会看不出来这是三枚铜钱吗?

    可接下来令东三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卖糖葫芦的小贩居然真的像没看见一样,将骨冬冬手里的三枚石头收了,还说了句贵客啊,欢迎下次再来呀!

    欢迎再来?再来你就破产了,石头你也收?东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傻子一样的小贩已经满脸笑容扛着糖葫芦木棍走远了。

    “你看,这些死人很好分辨出来的。他们根本没法辨认眼前的东西是什么。“骨冬冬一脸得意的拿着手中的糖葫芦朝东三炫耀着。

    “怎么会,刚才那位大叔怎么会把石头当成铜钱?“紫兰也目睹刚才那一幕,一脸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

    “你能看见那是石头了,看来这仙人耳是真有用啊!“听到紫兰姑娘的疑问,骨冬冬一脸惊喜的抱住紫兰,把紫兰弄的有些手足无措。

    什么仙人耳?那几个石头只要不是傻子瞎子都能看得出来的吧?不应该是看不出来那是石头的小贩才是最奇怪的吗?

    紫兰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与兀城周围这群死人截然不同了,从这一天开始她才算真正的活了,所以自然能分辨出那是石头。而那些死人,却只能像走尸一样,机械的回复人们的对话,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什么,也跟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没什么,她坏,用了幻术骗糖葫芦吃。“东三随便找了个借口,将锅甩给了骨冬冬,这种事情解释多了没有什么意义。

    “原来如此。“紫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东三荒唐的说法。只有骨冬冬哼的一声已经跑远了,一边催促着东三和紫兰赶紧跟上自己。

    等到三人终于来到艮玉寺的时候,寺庙门口已经是来来往往的香客,拥挤在狭小的山门口,这些都是来求子的香客。

    “这么热闹啊这里?“骨冬冬看到人山人海的场景,一阵感慨。要知道在他们女古城里的那些寺庙,一个比一个冷清,根本就没什么人去。

    女古城的人大多都不信佛,也不入道观,都喜欢聚在女古城中央的那个大鹅蛋建筑里,看人与人,人与兽,兽与兽的肆意厮杀。

    在他们女古城里,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在那个大圆盘子场地里搏杀,用最原始的方法去争取一切荣耀,一切地位。根本没有兀城这般一片祥和,歌舞升平。

    可能这也是后来女古城被彻底毁灭的原因吧,那个时候她也在女古城内,看到场中浑身是血的一个男人,一身紫袍华服已经被鲜血完全浸红。

    那日,他一个人杀光了女古城所有的挑战者,七天七夜未眠未休,场上尸骨堆积成山,整片大地被洗刷成一片血池,那男人就孤零零的站在场中央,竟叫整座城的人胆寒,直到最后无人再敢下场。

    而那紫衣男人这么做就为了一个亘古荒唐的理由,他要亲手杀掉这座女古城的司命。

    从来没有做,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想过。骨冬冬只记得到后来,从场内那血池中钻出来一只灰色的巨鸟,嘹亮的鸣声响彻天际,巨鸟的双翅可遮天蔽日。

    场中所有观战的人全部四散逃去,逃向城外,骨冬冬也不例外,随着人群的洪流,这才一路逃,直到逃到兀城来。

    后来便再也没有听到关于那紫衣华服男人的故事从女古城那边方向传来了,估计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吧,怎么可能有人能杀死司命。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东三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骨冬冬神游的思绪。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家乡的庙都挺破的,还是这里好玩。“骨冬冬回过神来,向东三甜甜一笑回道,好在东三只是轻轻恩了一声,便没有继续再问了。

    “几位施主,可是来取黑佛手的。“正当东三几人望着眼前的似海的人群不知所措时,从身后出现一个小沙弥,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天真无邪的样子很是可爱。

    “哇,好可爱的小和尚!“紫兰看到这么可爱的小沙弥,没忍住想要抱住小沙弥,却扑了个空。

    “施主,万万使不得。“小沙弥一脸正经的拒绝样子更显得可爱了,从粉嘟嘟的小嘴中说出这么严肃的词句,紫兰的心都快要被融化了。

    “是的,麻烦给带路吧。“见有人接应是再好不过了,不然眼前这堵的水泄不通的人群,他们几人属实是没什么办法,总不能把这些人全杀光吧,虽然东三也有这么想过,反正都是些已经死掉的人,在死一次又何妨。

    “几位请随我来。“小沙弥说着便领着几人穿过一条隐秘的小树林,从寺庙的侧门入了殿。

    大殿内四个方位分别立了八根二人合抱粗的顶梁柱,通天而立,支撑起整个华盖,殿内端坐着上百个金身罗汉像,密密麻麻的整齐排列在一间大殿里。

    只是与自己在其他处寺庙里看到的金身像不同,这些罗汉像的表情不是狰狞恐怖,也不是慈眉善目,而是各个写满了惊恐。

    “小三三,你看这些佛像,眼睛好像真的一样诶,还有瞳孔。“骨冬冬一脸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些栩栩如生的佛像,她一个生活在抑佛重武的女古城差人自然没发现佛像其中的异样,因为骨冬冬压根就没见过几个佛。

    “主人想这些佛像是不是都在看着我们?“紫兰现在已经怕极了,她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佛像,每一个佛像都十分阴森恐怖,跟自己以往见过的佛完全不一样,尤其是骨姑娘刚才提到的眼珠子,这些佛像的眼珠子最为诡异。

    “不用怕,这些都是泥塑肉身佛,都是死掉的高僧。“东三已经察觉到这些罗汉像身上的异样,那眼珠子根本就不是栩栩如生,而是本来就是人眼珠子。

    “泥塑肉身佛?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了?“骨冬冬一脸吃惊,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奇怪的东西存在,那庙外那群人岂不是在拜人。

    “可我看这些肉身佛的表情,可不像是自愿坐化的高僧,倒更像是被强行按在这莲花座上的。“骨冬冬一边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几个罗汉像,终于发现每一尊罗汉像下的莲花座上都有一根铁矛,直挺挺对着莲花座上坐化的高僧。

    “啊?这些都是活人?这也太残忍了吧!“被骨冬冬这么一提,紫兰也看到了那莲花座上的铁矛,没想到这大殿下这么多罗汉像居然全都是活人做成的,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这些就是施主要的黑佛手了,能成佛是师兄们的荣幸,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小沙弥一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佛像。

    听到眼前小沙弥的一番话紫兰不敢相信这番话居然是从这个几岁大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这个可爱的小沙弥外表下居然暗藏着一颗残忍的心。

    “他们可是自愿坐化的?“紫兰还是没忍住好奇问出这个问题。

    “师兄们大多都害怕成佛,这明明是他们的荣幸,能造福苍生何乐不为。“小沙弥依然是一脸坦然地回答说。

    在得到这个答案,紫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多人居然都是被强制做成了泥塑,在这个小沙弥最终居然成了造福苍生的福举,真是疯了。

    是的,这大殿中每一尊佛像都是自己的师兄,甚至在他们被众人强行抬上莲花台坐化的时候,自己也在场,只是对于这件事情,他并不觉得有什么残忍。

    正相反,他不理解这些师兄们为什么都那么害怕坐化,成佛难道不是好事吗?只有成了佛,才有黑佛手,就能救下很多人。

    见紫兰姑娘没有问题了,小沙弥朝着三人行了微礼,便从身后拿出来一把早就准备好的斧头,对着眼前的一尊泥塑肉身佛系砍去。

    不知道是不是东三的幻觉,那小沙弥斧头落下的时候,他居然能听到佛像内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甚至能看到被砍掉双手的那尊佛像双眼中充满了恐惧。

    从泥塑佛像断裂的双手缺口处,鲜血已经凝固成黑色的块状掉落在小沙弥的手中,被小沙弥连同掉在地上的佛手一同装进了麻袋里,一并交给了东三。

    整个过程,小沙弥都是一副在平常不过的神色,这一切仿佛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真想不到才几岁大的孩子,就能有如此心性。

    “价钱已经有人替施主付过了,几位随我来吧,我带你们出庙。“还不等东三翻找剩余的那几管一日香,小沙弥率先发话了,替东三免了这些麻烦。

    居然已经付过了,是师父付的钱?为什么偏偏这黑佛手是付过钱的,师父用来交换这黑佛手的东西恐怕不会简单。

    这一趟出奇的顺利,并未再出现先前猪肉铺子那场闹剧,这一会的功夫几人已经来到了山门外。

    “喂!“临走前,东三还是没忍住喊住了那小沙弥。

    “施主还有什么问题吗?“小沙弥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样子,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向东三。

    “如果有一天要成佛的人是你,你会害怕吗?“东三话音刚落,恰好有一只飞鸟从树枝头惊起,飞向天空。抖落的厚厚一层积雪从树上坠落,正巧落在了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头上,将人整副行装彻底打湿。

    路上的行人除了纷纷侧目,依然继续自顾着前行,没有一人抬头去看那还在寒风中晃动的树枝。

    东三的问题很简单,没有人会去想下一块落下来的雪堆会不会砸中自己的头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那个幸运儿。

    稚童的无畏可能是因为自己还小,自认为离那个不想面对的结果太过遥远。可殊不知几年光阴不过眨眼过。

    “我会很开心,因为终于轮到我造福苍生了。“小沙弥的回答依然是那般快乐干脆,甚至还带着一点自豪。

    得到答案的东三点了点头,满意的离开了。那小沙弥的内心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很多。

    原先东三还以为那小沙弥只是无知者无畏。看来是这回他错了,他非但不无知,反而知之无畏。

    其实这个问题本就没有正确答案,毕竟在一直担惊受怕的活着以及痛斥逃无可逃的命运前,他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勇敢的面对这世间无可逃避的恶,快乐的活好自己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