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中文网 > 惦记上了 > 第142章 就是一个误会

第142章 就是一个误会

作者:汪泽深梁浅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中文网 www.piaotian.mx,最快更新惦记上了 !

    梁浅睁大着眼睛,再次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妈,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真的没有和深总谈恋爱,当时,就是一个误会。”

    “真的,妈。”

    吴玉梅躺在床上,手一首捂着胀痛的额头。

    闭了眼,静了一会儿后,她说:“浅浅,妈妈今天打电话向你求证,不是在指责你。”

    “妈妈在汪家这么多年,深总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妈妈很清楚,他真的很优秀。”

    “你如果真的和深总谈恋爱,妈妈是为你高兴的。”

    “但是,以深总的家世,身份,他女朋友的妈妈,不能是他家的阿姨,浅浅,你明白吗?”

    “别人会嘲笑他,也会嘲笑你。”

    “你如果真的和深总在谈,你告诉妈妈,妈妈好早做打算,为了你们都好。”

    梁浅看向身旁的男人,紧颦着眉,清冷的眼眸中有一股很明显的挣扎。

    梁浅抿了抿唇,对着话筒说道:“妈,我真的没有和深总在谈。”

    “我现在年纪还小,想以学业为主,大学毕业前,什么都不会考虑。”

    “真的没有,您相信我。”

    吴玉梅听了她这话,心头并没有轻松,反而更加沉重。

    根据女儿的性格,若她和汪泽深什么关系都没有,一点发展的空间都没有,她会把这个事儿当作一个笑话来和她调笑两句。

    但是,她没有。

    她只是在一首否认和汪泽深谈恋爱。

    还有什么,年纪小,大学毕业前,不会考虑谈恋爱,她没说他们没有任何交集,网络上那些图片就是误会,两家家世悬殊过大,她和汪泽深之间差距悬殊过大,什么门当户对,他们怎么可能,汪泽深怎么会喜欢她这种云云的话......

    这只能说明一点,他们就算现在没有谈恋爱,也有感情上的羁绊。

    吴玉梅感觉自己都要晕倒了,喘息了两口,稳着自己说:“妈妈相信你。”

    顿了顿,她又说:“你爸爸在你活动结束后正好回来,爸爸去接你,你到时候注意听电话。”

    梁浅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嗯。”吴玉梅:“妈妈在忙,那就这样,先挂了。”

    “嗯,妈妈注意身体,别太累着了。”梁浅关心道。

    “嗯,妈妈知道。”吴玉梅顿了一下,慢慢挂断了电话。

    她紧紧的攥着手机,将手机压在了胸口,一双眼睛睁开,呆呆的看着房顶。

    许久许久,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将手机拿起,翻到自家老公的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被接通,吴玉梅将网上两人牵手的截图发给了梁家涛。

    其实,梁家涛早就看见了,而且,他还联想到了,上次汪泽深拿着那么一堆东西去他家,说是自家女儿买的那件事儿。

    心想,怕是网上写的这些东西是真的,女儿真的和老婆东家的儿子在谈恋爱。

    但是,他怕自家老婆跟着担心,就先没和她说,打算回家问问自家女儿情况再做决定。

    没想到,自家老婆还是看见了。

    梁家涛沉默后,和她说,可能有隐情,不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

    吴玉梅将刚才和梁浅通电话的话,说给了他听,确定俩人肯定有点事情。

    梁家涛,说:“你在汪家工作了那么多年,汪家的这个儿子,你应该有所了解吧,人品如何?”

    “其实,如果人品好,浅浅要是真喜欢他,谈就谈吧。”

    “女儿也大了,也有爱情上的需求,我们不能连这都要管,这是在压抑她。”

    吴玉梅听了都想笑:“老梁,如果今天,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和你女儿谈恋爱,你同意吗?”

    梁家涛一听,就摇了摇头:“那肯定不同意呗。”

    吴玉梅问:“你为什么不同意?”

    “穷小子人品好,你女儿也喜欢,你怎么就不同意?”

    梁家涛有点为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肯定不愿意。”

    “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我们不放心。”吴玉梅说:“我们都不是势利的人,但是,家世如果差得太多,我们也不会让我们宝贝闺女和他来往。”

    “不是说我们嫌贫爱富,而是人性真的经不起任何的考验,我们不希望女儿的人生有任何的闪失。”

    梁家涛想了想,也是。

    “同样道理,在汪家这里也一样。”吴玉梅说:“我们在汪家面前,就是那一无所有,门不当户不对的穷小子。”

    “汪家,也不会同意我们女儿和他们来往。”

    “浅浅和深总的这个八卦,我看见了,你当汪家人看不见吗。”

    “可这一整天内,我出来进去那么多次,邵总,汪总,没有和我提过一个字,你知道为什么吗?”

    梁家涛摇了摇头:“不知道。”

    “因为在这种家庭里,每个人都有一个清醒的认知,恋爱就只是恋爱,是无所谓的事情,又不会有结果。”

    “一个没有结果的事情,不会有人把它当回事。”

    “我们浅浅,说好听点,是和人家谈男朋友,这只是我们认为的。”

    “在人家眼里,就是玩玩而己。”

    “到头来,吃亏的,就只是我们的女儿。”

    “青春耗尽,没有任何结果,人家转头娶个门当户对的,只有她揣着这份感情,郁郁寡欢的过完这一生。”

    梁家涛:“虽然说他家很有钱,咱们在这上面确实比不上人家,但他再有钱又能怎样,又不是给我们浅浅的,既然不是给我们浅浅的,他条件再好有什么用。”

    “所以,根本不需要谈这些外在的东西,就谈咱们孩子,咱们浅浅长得多漂亮啊,又乖巧又伶俐,你看看古溪小镇的活动,都在夸我们女儿漂亮,有气质。”

    “论人,咱们也不差的,哪里配不上他们。”

    “我可不觉得咱们女儿就矮他们一等。”

    “这只是你这样想的。”吴玉梅语气沉重了不少:“老梁,今天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什么?”梁家涛问。

    吴玉梅说:“我不想干了。”

    “浅浅这个样子,我不放心,我要好好的看着她,不让她误入歧途。”

    “......”梁家涛愣了楞,说:“你要说你不想干了,那咱就不干了,反正,咱家也不缺钱。”

    “就是浅浅那里,你可不能乱来啊。”

    “她不止是咱们的孩子,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个体,不能让她成为咱们的牵线木偶。”

    吴玉梅叹口气:“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我今天就想和你说这件事情。”

    “就这样了,我找机会和邵总说一下辞职的事情,挂了啊。”

    “嗯。”梁家涛点头。

    俩人挂了电话。

    ......

    电话挂了,梁浅也好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气,拢着眉心,一脸的生无可恋。

    汪泽深看着她那双闪烁的眼睛,低声说:“我会让璟哲处理的,把网上咱俩的消息都下了。”

    处不处理的,她妈妈都己经看见了,她跟着担心了,感觉,也没什么用了......

    梁浅脑子现在乱的和一锅粥一样。

    她不知道,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无奈后,她深看身边的男人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回了他个‘嗯’字。

    “进房间吧,把这身衣服换下来。”

    “你累一天了,早点吃完,你早点休息。”汪泽深朝前方指了一下。

    梁浅再次深看了他一眼,往前方走去。

    房门被打开,梁浅进入了轻奢美式装修的,简单大气的卧室里。

    温润的木质地板,搭配简单又不失特色的美式大床挂画,床上铺着清新田园风的床品,一边的床头柜上放了一个花瓶,里面插着复古玫瑰,随意,低调,又很有档次是这个房间给梁浅的感觉。

    “这个房间没有人住过。”汪泽深打断她的打量:“我让人收拾过了。”

    “你安心梳洗。”

    “你能用到的梳洗用品,衣服,都在里面的卫生间里。”

    “化妆品在衣帽间,进去,都能看到。”他指了里面的方向。

    梁浅回头。

    男人和她对视一眼,脚步一转,往门口走去:“我去外面的客厅等你,你收拾吧,我先出去了。”

    房门在梁浅的视线中,缓缓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