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中文网 > 天生倒霉蛋 > 第229章 光腚的小娃娃

第229章 光腚的小娃娃

飘天中文网 www.piaotian.mx,最快更新天生倒霉蛋 !

    ()    第229章 光腚的小娃娃

    上面穿着睡觉时才穿的T恤,下面却光着屁.股,袁达难道以为自己是光.腚的小娃娃不成?可以随便找个犄角旮旯就能随便尿尿?

    这也太扯淡了吧,简直就是魂淡啊。レ思♥路♣客レ

    飞速的钻到被窝里面,唐婉晴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惊讶的神情溢于言表,因为她实在是想不通袁达这是在干什么。

    一大早光着个屁.股跑去卫生间,就算起的早点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去卫生间连门都不锁呢?反而肆无忌惮的就这么站在卫生间的门口。

    此时,唐婉晴原本还残留的一丝睡意也算是彻底烟消云散了,传说中赶不走的瞌睡虫也被袁达的光.屁.屁所彻底击败,简直是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

    甚至于唐婉晴都在怀疑袁达有什么特殊的癖好,难不! 成是暴.露狂?天啊……自己究竟认识了一个什么人啊……

    卫生间的水声仍旧在继续,揉搓的声音也沒有停止下來,而同样,袁达当然也沒有离开,更加沒有穿.上裤.子……

    可是说起來,袁达也是有苦难言啊,因为就在刚刚,熟睡中的袁达突然间从睡梦中惊醒,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袁达感觉到自己的内.裤中竟然是湿了一大摊,粘粘的一大摊啊,沒有听错,是湿了,绝对是湿了啊。

    至于原因嘛,相信几乎所有的男孩子都知道为什么,特别是联想到刚刚在梦中,袁达与唐婉晴激战正酣,绝对是二人大战三百回合最激烈的时候。

    好吧,需要承认的是,这绝对不是袁达的第一次,可确确实实是第一次在外面遇到这种情况。

    如果是在家,或者是宿舍里面,袁达完全可以很是轻松随意的换上一条新内.裤就可以,毕竟宿舍或者是家里,有的只有男人,根本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进澡堂子也要穿内.裤吗?都是男人,本就沒有什么可稀奇的,当然,只要不被发现内.裤上的那一摊痕迹就可以,要不然尴尬的场面还是无法避免的。

    但是此时,这可是在唐婉晴的家中啊,自己上哪里弄一条新内.裤?难不成袁达要敲门向唐婉晴接一条?就算唐婉晴真的借给了袁达,那也要袁达能穿的进去才行啊。

    别的不说,光是袁达的大腿就快和唐婉晴的腰围差不多了,除非袁达穿上两条,一条腿一条内.裤,否则根本穿不上啊。

    沒有别的办法,袁达只能是急急忙忙去洗干净这条自己唯一的内.裤,希望在唐婉晴醒來之前,这条内.裤可以干透,不会影响白天的行程。

    千算万算,袁达怕的就是出丑,让自己难堪,可事情却似乎是冥冥中早就设定好的一样,袁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与卫生间仅有一墙之隔的唐婉晴会被自己吵醒。

    而更加重要的是袁达竟然还忘记了关门,这才是重点啊,走.光了走.光了,这下子真的是走.光了,两个圆圆的大屁.股都被看光了。

    昨晚初.吻沒了,一大早又差点湿身,袁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点背,还好的是袁达对于被看光的事情,还不知情,否则袁达真的是沒脸见唐婉晴了。

    就算唐婉晴不去追究,袁达也不好意思再來见唐婉晴啊,这可是面子的问題啊,特别袁达还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

    几分钟后,躺在床上蒙头装睡的唐婉晴终于听到水声停止了,原本以为袁达这就算是结束了,可让唐婉晴沒想到的事情竟然又发生了,只见卫生间之中竟然随之传來了吹风机的呼呼风声。

    袁达这是在干什么?当然是在吹内.裤喽,希望内.裤可以快点干掉啊,不然袁达还能干什么?

    只不过面对袁达的这一切,身在卧室之中的唐婉晴可不知道,不是她不想知道,而是她真心不敢啊,因为唐婉晴如果想要知道,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法术便可,但她刚刚已经看到了袁达此时的状态,他怎么敢再去探查什么?

    除非唐婉晴的好奇心真的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简直是登峰造极了,不然唐婉晴才沒那个闲心去关心袁达在做什么呢,万一由于角度的关系,看到了什么真的不该看的事情,那才叫丢人呢。

    呼呼的吹风机声音,远比之前的水声还要大很多,而这也吵得唐婉晴根本无法再一次进入梦乡。

    这才五点多钟啊,唐婉晴可沒有起这么早的习惯,沒有办法,唐婉晴只好轻咳了两声,以求提醒袁达,让他作罢。

    可谁知唐婉晴的轻咳声根本无法抗衡吹风机的声音,随即逼着唐婉晴只好去想其他的办法。

    唐婉晴是谁?她可是天界的小仙女啊,而且还是机智不凡,鬼点子颇多的小仙女,这点问題根本就算不上问題,只见唐婉晴眼珠一转,便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只听突然间一连串的剧烈敲门声传來,只不过这几声敲门声并不是室内的木门所传來的,而是外面的防盗门。

    “嘭嘭嘭……”

    而这几声剧烈的敲门声,也终于让袁达听到了,只见袁达急忙关掉手中的吹风机,藏起内.裤便慌慌张张的穿上外裤,跑到了大门口。

    “袁达,看看谁啊,这么早,让不让人睡觉了啊……”与此同时,听到急促脚步声的唐婉晴,也在卧室中假装用着懒洋洋的声音对门外的袁达喊道。

    而袁达这边,打开门后,却发现门外根本沒有人。

    “沒人啊……也不知道是谁敲的……恶作剧吧……”

    “哦……那我睡觉了……别吵我睡觉啊,我不起來,谁也别叫我……”此时的唐婉晴仍旧用着懒洋洋的声音,但话语中却是透露着有些不悦的语气。

    说罢,只见卧室中的唐婉晴这边竟然不禁低声笑了起來,很明显,她对于自己的这个办法很是满意。

    不仅可以隐藏了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让袁达以为自己还在睡觉,也jǐng告了袁达不要再弄出声响而打扰到自己,简直是一箭双雕啊。

    “哦……那你睡觉吧……我也睡了……”隔着卧室门,袁达急忙说道。

    说着,袁达便蹑手蹑脚的走回卫生间,收起刚刚被他拿出來的吹风机,试探着摸了摸手中的内.裤,根本就是湿漉漉的沒法穿啊,沒有办法,袁达只好将内.裤挂在了卫生间里面,祈祷着它能够尽快干掉,也同样祈祷着唐婉晴可以晚一点醒來,这样就有充分的时间了。

    可是另一边的唐婉晴,虽然说她的本意是想继续睡觉,可翻來覆去好几次,却仍旧无法入睡,原因当然不是别的,而是因为她的心里面竟然想的都是袁达。